少年十五二十時——記我的河大印象

作者:呂夢涵    來源:     已訪問:    日期:2019-03-19

少年十五二十時,這總是最有力的年紀,有百折千回亦不言退的勇毅,有不畏浮云探得長天的信念。在這樣美好的歲月里,有幸與大學校園邂逅,這既是我若干年后也能嚼念得津津有味的好故事,也是終其一生難以忘卻的深切印象。

1、古與新

開封是座極古雅的城,以這座小城為根的大學,也理應是承下了這份血脈的。

橙黃的燈灑下溫熱的暈,有年頭的路承著歷史的轍,沿著道牙走過一回,不用黃粱枕,便能自童顏看到皓首;只消一場雪,便要把開封作了汴梁。

而這“新”,則是種在每位大學生的心頭的,就如我。初至大學,人人肩上負的擔子不同,卻總有一份相同的心念:要在新環境里成就新的自我。

大學因其歷史久、資歷長,總被時代賦予了超越其本身的意味。她的肩頭曾承過保家衛國的重擔,她一雙腳曾在南北遷址中磨出厚繭——又或許,每座大學各自便是一篇耐讀的故事、一段值得銘記的歷史。

若說歷史存留的大氣素雅是大學的骨,是凝在校史校訓間不朽的精魂,那么學生洋溢的青春風華便是流淌不休的血液,滾沸成一腔志在必得的赤誠,爭相以學校為榮、為學校添彩。

一回顧是長夜將近,一抬眼是東方既白,長夜間的故事總值得銘記于心,而黎明后則是嶄新時日初初開端。年青的我們行走在古今間,總想探手去采最艷的彤云,捕第一縷晨光,同前輩作接班人,也為后來人當引路者。

2、快與慢

初至大學,似是在書山砌作的樊籠中剛掙出身形來,耳畔少了催促不休的哨子,腳下不再是漫無邊際的長跑道,步伐難免被道旁新鮮事物拖慢。

豐富多彩的社團活動,相較于高中陡然減輕的課業,學校內外像個萬花筒,總有什么引得你禁不住涉足。然而,若長久醉心于沿途風景,便有可能誤了當下最需走的腳程。

相信大多數同學都曾有這樣的體驗:學業是明日復明日,玩樂是但恐誤朝夕。尤其是剛結束一篇論文、一場考試,心窩里滿滿盛著成就感,牽連著整具身子沉沉不愿前進,心志反倒是輕了不少。這段日子里,借故偷懶是常事,直等到成倍的課業教人應接不暇,這才猛然驚覺,是從前步子太慢惹的禍端。

慢吞吞的步子常軟了人筋骨,無目標的緩行最容易教人喪志。幸好大學間常有催你醒轉、喚你抬步的契機,或是教授一語驚醒夢中人,或是一次陡然急敗碎了酣甜夢。當你不得不加快步子,趕上周遭奮進的同學、趕上師長愿你成為的自己時,新的目標,便又在眼前了。

大學并非安樂所,大學生活更不是平白供人享受的良機。這一程快、慢并存的征途里,有人自甘被暫時的安逸拖垮了步子;有人全程奮進不曾駐足;那些半道猛省,從而發奮直追的也不在少數。

踏世上,既有高峰,為何不攀?無論是學術的險峰,抑或人生途中橫生的丘壑,人啊,總是不能止步不前的。

——畢竟誰的心里,不正熾燙著鶯遷龍化的夢想呢?

3、鬧與靜

大學之“鬧”,“鬧”在課堂,智慧的交兵場難免鼓角錚錚。

課堂之上,教授拋出的問題看似“閑擲”,卻總能恰恰令思緒開閘,心間交過一回兵,便敢向難關橫刀立馬。仍記得最初開學時,幾名同學當堂辯起時政來,小論當今政策有理有據,辨析社會現象則有法有情,頗有些激揚文字的氣度。又或是論及古時名人,各位“今人”倒也不卑不亢,既能引古人為知己,俯下身心來體諒;又能立足時代高度,仰首挺脊,判個涇渭分明。

少年氣足的我們總愛爭先,且看這一堂年少,多得是妙語連珠、最不缺創新思辨。落筆是毫傾珠泉、開嗓是另賦新詞,誰都不愿踐了前人的舊轍、溫了旁人的冷酒。立談中難判高下,那便暫且握手言和——反正來日方長,揣著這顆不服輸的心,縱有千關難克,也必將一往無前。

大學之“靜”,“靜”在沉思,學與思的深海正待你我沉潛。

在大學的第一堂課上,便有教授告誡我們,閱讀與思考要伴我們行過往后四年。鬧市往往宜談笑、宜言歡,卻不宜沉思。這一隅厚重的靜,不僅能助思緒潛滋暗長,更能給人寬慰與力量。

正因為這“靜”,大學成了求學者的桃花源。世間喧囂隔斷在成排書卷前,低眼一望,書頁皆成世界,筆下自有春秋。

啟戶是車水馬龍、開窗是繁弦急管,這般時日里,更能覺出靜思的可貴來。花花世界里覓得一座素樸小城,小城間靜臥一方安靜書桌,這之于你我,無疑是一樁幸事了。


上一條:讀師友大作感懷
下一條:與河大共成長
河南大學招生辦公室 版權所有 Copyright ? 2019 地址:河南省開封市明倫街85號
郵編:475001 咨詢電話:0371-22196686 辦公電話:0371-22868221 傳真:0371-22868221 郵箱:hedazhaoban@126.com @河南大學網站工作室 制作維護
丝瓜视频污-丝瓜视频黄版下载-丝瓜视频污版